内容详情

内容详情

Content Details

北国(散文)

发表时间:2020-01-03 13:44作者:一字(岳继宏)
文章附图

北国

一字

     几日未见,那株年近古稀的银杏树又抽了新芽,方想起春天已来了好一阵子,颇有人间四月芳菲尽,民大银杏始换装的意味,这或许就是北国的动人之处。

历朝历代,文人骚客对北方的赞美之词不绝如缕,让还未真正到过北方的我,早已浮想联翩了一番,印象中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便是北方全部的家产了。后来想想,终不免有年少轻狂,见识短浅的弊病。直到看到郁达夫的《故都的秋》,将北方的秋天可爱、可敬之处写的极尽痛快,让人遐之不及,然未至斯地,绝口不敢妄言,北方神秘面纱下的尊容因而时常进入我的梦里,如今我打北方经过。

酣畅淋漓处,我竟无从下笔,我该从何处着手重构我眼中的北国,又有何等的华文丽藻才能不负人类的发源地这样的圣名呢?实在让我踌躇,这也许是古今文人的通病(姑且让自己做一次山寨的文人吧)。古人的诗词章赋多赞美北国的山川草木,文史经道乃至市井民俗,仔细想想,却鲜有诗文褒扬北国的雨、雪、风、月,于情于理,颇为不公;再者,多少像我这样的人,因为不曾踏上北方的土地,而感受不到北方的寒暑冷暖。   

    北方的雨不似南方,仿佛单为与这里的风土人情相得益彰。南方的雨,性子太烈,上一刻还艳阳高照,下一刻便扯天扯地的倾盆如注;北方的雨,大有南朝古韵之风,从婉约中来,又含情脉脉的去。来的时候也是极有限的,我从去岁进京,至今也只有幸遇到过一两遭的雨,而每次必是三五日白昼如昏之后,方才淅淅沥沥的落下几滴雨,还未尽兴,又飘飘然的离去,像是一位演奏高手,深谙转轴拨弦三两声,未成曲调先有情的指法。而北方的人,虽也有北方雨的遗风,但大多数人都直率的很,不卑不亢,豪爽旷达。我暗暗的想,若能得一二这样的挚友,真正不负此行。人和自然相辅相承,雨和雪相映成趣,在别的地方是断断不能有的,而只有北国才能如此痛痛快快的感受到她的心跳。   

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冬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,虽时过境迁,对北方的感受却古今一致。这里的雪来的早,也来的急,是南方所不及的;这里的雪也格外的白,常常银杏金叶打着旋飞舞的时候,便可赶上第一场大雪,来的虽早,终不能尽兴,总是第二场雪,姗姗来迟了一点,有许多的意思,雪花粗犷而不失雍容,不似砂砾之细,也非绒絮可比,大片大片的只有鹅领绒毛可与之媲美,若是落在衣服上,停在皮肤上,来不及你欣赏,一口热气便化为乌有,只留下湿漉漉、凉渍渍的一片,好不惬意。这样的雪往往要一两天方止,俄而,窗含西岭千秋雪,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!

   谈到北国的雪,则不免想到北国的风,而自古又有风月之说,若单说便孤单,若单说又不能把北国尽善尽美的描摹出来。这里的风是有灵性的,北方雾霾横行,在黄沙漫天的日子,每每都是一阵痛痛快快的风过后,天气又爽朗了许多,留下蓝天白云的享受;这里的风也是极守约定的,春秋时节,白日居多,其他大部分时间,”“都是交相成趣,清风悬月,携香带绿,行人醉,而鸣鸟乐矣;这里的风月也是极其浪漫的,月光泻在初出的尖荷上,露珠碧如翡翠,熠熠生辉,晚风徐来,荷叶摇摇,抛金滚玉,露珠溅落在水里,荡起一圈圈的涟漪,打破了这静溢的夜。偶尔,角隅处惊起一只白鹭,便有寒塘渡鹤影的绝妙之处,自然是美不胜收。夜色浓处,亮如白昼,远处的山脉,林黛烟清,怅然而寥廓,风起林涛,月笼北国,天地之钟灵毓秀悉皆在此,美哉壮哉!

   我想像古人一样,束发舟中,品茗抚琴,歌曰: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香陇上卷珠帘。凭猗翠栊观春意,五岳回首叩北川。

   北国像一位温婉的姑娘,从四季轮回中悄悄的来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;北国是一位侠客,走过了秋冬,又走过了春夏。千年的回响是樱花飘落的声音,银杏的嫩叶装点了整个盛夏。


作者简介:

岳继宏,笔名一字,安徽省诗词学会会员,中国西部散文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高校文学联合会主席,《渌水诗刊》主编并担任多本书籍编委。作品散见于《西部散文选刊》《传奇故事(校园文学)》《文汇欣赏报》《渌水诗刊》《中国大学生文选》《望月文学》等刊物。在全国各大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。


文章分类: 散文
分享到: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SECRET VOWS All Rights Reserved

 ̄ ̄ ̄ ̄ ̄ ̄

   手机版   |   四时雨技术部支持   |   登陆后台